西兴历史街区行肆图

点击下面小图标查看全景图

虚拟现实全景图,可上下左右浏览全图、放大缩小。

发表在 本站寨主, 老底子的西兴, 西兴简况 | 西兴历史街区行肆图已关闭评论

西兴老街上,两张跨越57年的照片

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林建安 通讯员 潘军刚 摄影 江玥

再过十多天,滨江物联网小镇里,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的物联网产业孵化器就要投用了。未来,许多有趣又实用的产品,将会在这里被制造出来。

物联网小镇在西兴,滨江东侧,这个正在酝酿着许多高科技产品的地方,大多数人认识它,或许还是因为那条能讲一长串老故事的西兴老街。

去年年初,西兴街道着手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到今年1月,拆了510处违建,整治了8.2万方的墙面、4.8万方的屋顶,修复了1.7万方的人行道……有点杂乱的古镇,已经换了新模样。

古镇“改头换面”时,街道找了好些“老西兴”,请他们帮忙回忆西兴老街的过往。77岁的王根生为此手绘了一张西兴地图,凭着记忆,标出了上百个老地名。

一年多过去,地图修修改改,添了许多地方。昨天上午,我们去了趟老王家,看看地图,也听他讲讲西兴老街上的过往。

即便不打酱油

在家门口也能闻到酱香

地铁1号线西兴站下,往北走800多米,就到西兴老街了。

换了模样的老街,确实挺好看,粉墙黛瓦,清澈的官河穿镇而过。屋子桥边,一个小伙子在拍写真,“这地方的景色一点不比景区差。”

西兴老街上,两张跨越57年的照片

老王家在古资福桥附近,门口有一副褪了色的对联:“窗对运河东海潮,楼近古街西兴头。”写出了房子“推门见古街,小院靠官河”的地理位置。

清末,老王的祖父携家族从上虞举家迁移至西兴,便一直住在这里,“现在蛮安静了,老街以前很热闹的。”

西兴老街上,两张跨越57年的照片

老王说的这一点,在他画的那张西兴老地图上就能知道。地图上,一笔一画,一直画到了民国时期的历历过往,北海塘、西陵驿遗址、六眼井,一座座小桥、一个个牌坊,密密麻麻地标了好多。

这上面的不少老建筑,在老街的一次次整治中被保存下来,仍然矗立在老街上。

比如,老街96号的俞任元过塘行,现在是省级文物保护点。这些年,官河路102-104号、105-107号、112号的老房子,钟大椿、张德茂、俞任元、协亨祥过塘行,还有杨宅、孙宅这样的历史建筑也一一修缮完毕。

地图上的和尚桥(即古资福桥)和小划船埠中间,以前有一个“金水记酱油园作坊”,老王并未画出,却为他带来了一个“香喷喷的童年”。

“酱油园大得很,前面是店铺,后面是作坊。现在,作坊变成了停车场,能停得下二三十辆车。”老王说,酱油是用那种老底子的方法做的,下面是一个大酱缸,上面戴着个“帽子”。

老王说自己小时候,也经常去那里打上一壶酱油回来,“不过,即使不去那儿打酱油,在家门口也常常能闻得见酱香。”

酱油园的老板姓金,乐善好施,生意一直很不错。

这就是原来西兴老街上,市井生活的一个小片段。现在,虽然生活方便了,上个网,什么用的东西,也都能直接快递到老街,但每每提及,老王依然惦念着以前的日子。

老底子的西兴有

七十二爿半“过塘行”

除了“西兴镇图”外,老王还手绘了另外一张地图,同样是西兴老街,只是标的都是“过塘行”。

西兴老街上,两张跨越57年的照片

“过塘行,只有西兴有,其他地方是没有的。”老王说。

过塘行的“行”,读“háng”,指的是专门替过往客商转运货物的“转运行”,相当于现在的“物流中心”。

“塘”,说的也不是水池,而是堤岸。因为河流之间有水位差,江河交汇处通常都建有坝,明清时,从钱塘江进入运河或从运河进入钱塘江的货船,都要先卸下货物,等货物挑过塘堤后,再另外装船。

西兴老街西端,连着浙东古运河的源头,途经萧山、绍兴、上虞、余姚、宁波。浙赣铁路、杭甬公路还没建起来时,西兴是钱塘江南岸重要的水陆码头,客商、货物都要集中在这里中转,渐渐地,就出现了“过塘行”。

《西兴镇志》里说,“自清末至民国时期,西兴共有过塘行72爿(量词,读音同盘)半,挑夫、船夫、轿夫、牛车夫等从业人员达千人,成为名震江南的货物集散中心。”

这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经营范围,也有细致的分工。其中,过客人、禽蛋的有赵永利、俞小八房等八家;过茶叶、烟叶、药材的有来锦标、孙太和等四家;过牛、羊、猪、鱼秧的有钟大椿、富三房等十二家;过酒酱的有傅汝贤、陈光记等六家;过棉花、蚕丝、绸缎的有曹大本、沈惠全等七家;过百杂、灯笼、木器、锡箔、扇骨的有协亨祥、徐炳记、沈八房等二十九家;过建筑材料的有源盛和、王诚孚等三家;过其他的有李庆记等二家;过银元的只徐国佩一家。

这七十二爿“过塘行”,都是一年四季营业的,只有孙家汇“黄鳝行”,由于只过鳝鱼等季节性的货品,不是全年营业的,所以被大家称为半爿“过塘行”。

晚清文人来又山在《西兴夜航船》里写道:“上船下船西陵渡,前纤后纤官道路。子夜人家寂静时,大叫一声靠塘去。”说的正是西兴过塘行客来物往,竟昼夜不歇的繁荣景象。

拿根扁担出门

就能找到工作

“以前要买东西,都找过塘行,比现在寄快递还方便。”老王笑着说,“只要和店家讲一声就好了,要寄什么要买什么,都能给你办好,大家都是靠信誉在做生意的。”

老王家以前就是“王学记轿行”。奶奶买了十几顶轿子放在家里,谁家里要接个贵客,就来租上一天。

西兴老街的过塘行,在这里住过的每一个老人,似乎都能说上一段长长的往事。

72岁的张翊乔家,以前就是“张德茂过塘行”,专过烟叶、茶叶,从他爷爷的爷爷开始,一直到他的爸爸,都经营着过塘行的生意。

因为有了过塘行,西兴老街的其他生意,也十分红火。老街的官河两边,当年有汤宝楼茶店、延春堂药店、沈大昌南货店、祥茂肉店、杨永和布店,还有酒作坊、酱园店等等,进了老街,吃穿住行,休闲娱乐,一应俱全。

老王说,早前,西兴老街的繁华,从清晨至深夜,从未间断。

西兴老街上,两张跨越57年的照片

和尚桥桥头,有个日船埠头,是专门停靠白天来往的船只的。另外,还有专门在晚上开的船,叫“夜航船”,晚上从绍兴出发,在船上睡上一晚,一觉醒来就到杭州了。

入夜后的西兴老街,似乎比白天更加热闹。商客们刚下船,老街上夜宿店的伙计们就提着灯笼出来揽客了,灯笼上用纸糊着自己家店的名字,就像现在的招牌。

这样的繁华,让西兴老街上的人很容易就能找到活干。“只要肯出力气,就不怕没吃的。”老王说,随便拿一根扁担出门,就能找个力气活,即便是空手出门,不管是抬轿子还是拉车子,总能赚到一顿饭吃。

两张跨越57年的照片

到了上世纪60年代,有了汽车。后来,有了轮渡。再后来,钱塘江的江面往北退、往西退,一直退到了十里之外,西兴老街就开始慢慢安静下来了。

西兴老街上,两张跨越57年的照片

1961年,老王和母亲,还有几个亲戚家的小孩,在和尚桥上拍过一张照片。

西兴老街上,两张跨越57年的照片

昨天上午,老王站在同一个地方,我们又给他拍了一张。

这么多年来,许多人都搬走了,但这几座老桥一直在。

去年秋天,快报和滨江区治水办一起征集过滨江河道的故事,50岁的“老滨江”陈于晓在一首诗里说,“老街坊们,在老街深处深居简出,仿佛是为了填补某一段光阴的空白。”

西兴老街的整治工作已经完成,接下来,滨江要把长河历史老街、西兴历史老街保护、利用起来,“体现出历史和现代交融的独特韵味”“一个释放着江南独特韵味的公园城市,走几步,能看到千年历史老街,再走几步,又能遇见现代气息非常浓厚的工业园区和市民居住园区”,是滨江城市建设想要的未来。

陈于晓在诗里还说,“守护好官河源头的每一滴水,清澈的故事,从此便源远流长了”。西兴老街,也是如此。

发表在 本站寨主, 西兴过塘行 | 西兴老街上,两张跨越57年的照片已关闭评论

西兴古镇,大运河畔私藏的千年商埠灯笼之乡

杭州,西兴古镇

一个低调而大隐于市的古镇

昔日的繁华之地

西兴古镇,历史上曾是两浙门户,交通发达,地势险要,

自古为繁华地,老街依江临水,又扼干道要冲,占据交通之利。

2500年前,这里为钱塘江古渡,是南北人员往来、东西货物交易的重要“渡津”,设有固陵驿,为越国都城会稽至吴国都城姑苏的必经之地,车马驰奔,舟楫川流,成为“萧山最古老的集市”。

西晋时,这里是浙东运河的起点,成为沟通南北、连接两浙的交通枢纽,朝廷官吏、商贾文士往来不绝,东西物资在此吞吐,街市兴旺。

历来为“浙东首地,宁、绍、台之襟喉”。

西兴老街

到现在还有很多老人和小孩住在这里

感觉非常适合养老

空气好,又很安静

看到这些灯笼了吗?

这可以说是西兴的特产了

编制灯笼是以前西兴女子的一门手艺

基本家家户户都会做灯笼

所以西兴也叫灯笼之乡

在宋朝,西兴手工竹灯名震中华

南宋宫廷所用的灯笼几乎都出自西兴人之手

为什么是灯笼之乡呢?

原因在这里

西兴是两浙门户,浙东运河之头

商业发达,往来的官吏和客商特别多

而投宿者都需要灯笼照明

所以那时西兴街上除了过塘行以外

最多的就是灯笼店了

西兴过塘行码头

是世界遗产预备名录大运河的一部分

过塘行就是专门替过往客商转运货物的“转运行”

现在时髦的叫法是“物流中心”

据《西兴镇志》载:

自清末至民国时期

西兴共有过塘行72爿(量词,读音同盘)半

挑夫、船夫、轿夫、牛车夫等从业人员达千人

成为名震江南的货物集散中心

那时的西兴,旅馆、饭店比比皆是

舟车辐辏,万商云集

鼎盛时西兴曾有过塘行达72家之多

每家有专门的转运货物类型

茶叶的、烟叶的、药材的

……

这片河港在历史上还是有点名堂的

是浙东运河的一部分

浙东运河又名杭甬运河

是浙江境内的一条运河

西起滨江区西兴街道,跨曹娥江

经绍兴市,东至宁波市甬江入海口,

全长239公里

因属京杭大运河的延伸段

浙东运河也是世界遗产呢

城隍庙遗址也在这附近

可是现在只剩些地面的石板遗存了

不过保存完好的也有

就比如老建筑孙宅里

现在还住着人呢

它边上就是永兴闸遗址

当年连通浙东古运河和钱塘江,不通船

主要用来调节古运河的水位高低和水质

现已失去水闸功能

这些也都是保留到现在相对完整的老宅子了

是西兴以前“前店后宅”的典型代表了

住在这里也挺幸福的

随便哪里都是风景

真正的一步一景

青石板台阶

喜气洋洋的大红灯笼

记忆中,小时候过年家家户户都是这样的

还有一口古井

现在的小朋友应该有很多都没有见过吧

换个角度看又是不一样的风景

游客并不多,这样也好

整个古镇显得格外清闲

散步的老人,在河岸边洗拖把的妇女

让这个古镇变得接地气了

不像景点,更像家

西兴古镇虽然在重新建设

但还是很好的保留了老底子的东西

房屋前街面店铺后住宅,临河依水

都有一个自建的河埠头,踏步接水

洗用及上下船装卸都十分方便

虽然年已经过完了

可是这些灯笼挂着,总觉得还在过年

而且红灯笼衬的古镇的

黑瓦白墙更美了

这也是世界遗产的所在地

中国大运河是中国东部平原上的伟大工程

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的水利建筑

作为世界上最长的运河

也是世界上开凿最早、规模最大的运河

这里面的运河入海水道就是浙东运河

这些横跨浙东古运河上的石桥

是西兴老街重要的交通设施之一

在温暖的阳光下漫步在古镇

还没有嘈杂的人群

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指示牌把这里的过去标的一清二楚

虽然有很多遗址已经消失了

但是那个地点我们一直都记得

老街走到了,也难见到有商家

就连冰棍、糖葫芦这些古镇标配都没有

好吧,只能说真的很原生态了

趁着休息时间来散步,那真是美呆了

发表在 报刊文摘 | 西兴古镇,大运河畔私藏的千年商埠灯笼之乡已关闭评论

风华绝代看运河|粉墙黛瓦唐诗韵 千年古镇续繁华

  浙江在线11月2日讯(浙江在线 记者 刘慧 俞吉吉 见习记者 马赛洁 摄影 魏志阳)粉墙黛瓦的古朴民宅沿河而建,数百年前的古老石桥跨越两岸,两岸间,一条悠悠流淌的河流穿行而过,水波盈盈,人影绰绰……它藏匿于滨江高新区的闹市之中,历史上曾是两浙门户,人文荟萃,古迹众多,还留下过李白、白居易等历代名家的壮丽诗篇。这里,便是浙东运河古老的起端——西兴(古称固陵、西陵)。

官河从古镇穿行而过,镌刻着“福泽长流”的古老石桥上,两只石狮子张着大口。.jpg

官河从古镇穿行而过,镌刻着“福泽长流”的古老石桥上,两只石狮子张着大口。

据《吴越春秋》和《越绝书》记载,西兴在春秋战国时代是越王勾践的屯兵重地。吴越交战,这里曾发生过惨烈的格斗。后来勾践战败,他带着宠臣文种、范蠡入吴称臣,越国的百姓官吏从首都会稽(即今天的绍兴)一直哭送到西兴拜别,在这里演出过一场撕心裂肺的亡国蒙耻的历史悲剧。到了晋代永康元年(即公元三百年),会稽内史贺循主持疏凿了从会稽到西兴这段运河。而整条浙东运河,则是在此后漫长的岁月里陆陆续续开凿而成的。

这是一条辉煌逾千年而今显得有点恬静的河。浙东运河又名官河、漕渠,西起钱塘江南岸的西兴,经绍兴,跨曹娥江,东至宁波三江口,经甬江入海,与海上丝绸之路相连。走进古镇便可见从古镇穿行而过的官河,它是历史上浙东运河的源头,河边的水上人家,民风古朴。官河里,水生植物生机勃勃,两岸驳坎,展现出古色古香的河道韵味。

官河从古镇穿行而过。.jpg

官河从古镇穿行而过。

今年70岁的曹雪荣是土生土长的西兴人,小镇上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和每一处古迹,他都如数家珍,“西兴自古繁华”,是他每每说起西兴就能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历史上,富庶的宁绍平原上的稻米、食盐和其它各种物产,都是通过这条运河,在西兴过渡口进入钱塘江径直运往京都。来自日本、高丽、中东和东南亚诸国的使臣、商贾和货物,从宁波上岸,改乘内河船只,也是从这里入钱塘江去晋谒大宋皇帝的。苏东坡曾有诗云:“江上秋风晚来急,为传钟鼓到西兴。”苏东坡所处的时代还没有现代化的导航设施和灯光航标。当年船只在茫茫杭州湾上航行,就是靠着架设在西兴铁岭关上的晨钟暮鼓来导航停泊的。

“杭州鼓楼尚存,西兴钟楼已经不在了。铁岭关、城隍庙和永兴闸都只有遗迹了”。说到西兴的钟声,曹雪荣不禁为西兴的变迁所感慨。随着钟声消逝在时光中的,除了西兴的繁华盛景,还有一种特殊的行当——过塘行。

重建于清康熙年间的屋子桥存留至今。.jpg

重建于清康熙年间的屋子桥存留至今。

一座过塘行,半部西兴史。西兴“通南北之商,候往来之使”。旧时坊肆栉比,商贾云集,自清末至民国初年,单是过塘行就有72爿半,茶店32家。当时,由大运河或钱塘江过来的货物,如要转运到浙东各地,就要跨江到对岸的西兴,然后,经内陆河道转往绍兴、宁波一带。由此,便造成了当地过塘行业的兴旺发达。

一面算盘一本账簿一杆大秤就可开张,过塘行,即转运栈,专替过往客商转运商品(货物),这一特殊的行当不仅是古代的物流中心,也是人流中心和文化中心。

窗外官河上舟来纤往,吆喝声此起彼落,门前是挑夫们的划拳声、孩子们的笑闹声、香客们的聊天声……这是今年72岁的张翊乔的童年记忆。“老底子最繁华的时候,这老街上一排门面过半都是过塘行,最多的时候有70多家。”张翊乔说。过塘行的兴盛还带动了其他生意的红火。在张翊乔的记忆中,官河两边当年有汤宝楼茶店、延春堂药店、润大昌南货店、祥茂肉店、杨永和布店,还有酒作坊、酱园店等,休闲娱乐,一应俱全。

张翊乔家仍保留着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委派的印度籍专家——莉玛·胡贾女士来他家考察的照片。.jpg

张翊乔家仍保留着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委派的印度籍专家——莉玛·胡贾女士来他家考察的照片。

张翊乔家叫做张德茂过塘老行,爷爷的爷爷开始,一直到他的爸爸,还经营着过塘行的生意。张家的过塘行,当时是专过烟叶、茶叶的,建于清末,原面阔三间,进深五间,主楼为二层砖木结构,主楼后带着披屋。可惜,现在只剩了一间,但室内板门、隔扇、阁楼、桌椅,倒都保留着旧时样式。

古镇内的中国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立碑.jpg

古镇内的中国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立碑

也正是因为这份历经数百年后的原汁原味,2013年9月23日,中国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申报项目考察组国际专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咨询机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委派的印度籍专家——莉玛·胡贾女士来西兴考察,张翊乔家也成为了考察点,在堂屋里的一张方桌前,他讲起了家里几代人开过塘行的故事。如今,这栋清末传统木构院落式建筑也成了记录这段繁华往事的杭州市历史建筑。特色鲜明的“过塘行及码头”文化,也成为了杭州申遗预备名单中首批7个“遗珠”之一。

世界文化遗产标志.jpg

世界文化遗产标志

这里一度繁盛的除了贸易还有诗。据记载,唐代有400余位诗人由杭入越,东游名山大川前,都先登录西兴(或另一古渡渔浦),观潮仿古后,再乘舟东行。他们登固陵,游妆亭;住驿站,观海潮,睹物生情,缅怀先人,留下瑰丽诗篇无数:李白三入越中,离不开运河舟楫,他的抒情诗《送友人寻越中山水》,将登临西兴后的第一印象告慰朋友,分享快乐;孟浩然的观潮诗《与颜钱塘登樟亭望潮作》,吟咏雷霆万钧的钱塘江大潮和西陵万人空巷的观潮场面。西兴,也是“浙东唐诗之路”的入口。

数百年间,由于钱塘江江道逐年北移,南岸涨沙壅塞,西兴距江日益遥远,再加上汽车、火车和轮渡的开通,西兴的过塘行产业开始衰落,小镇渐渐安静了下来。今天,静静的官河上,当年确曾真真切切地漂流过满河等待过闸的舟楫船队;这镌刻着“福泽长流”的古老石桥上,两只石狮子张着大口,似乎在向路人讲述着,当年在西兴确曾是个客商熙来攘往、香火鼎盛如炽的繁华去处;那排满了毛茸茸的青苔的石砌埠头,当年是货物堆积如山的热闹码头;这半截掩埋在土里的永兴闸唯留下闸墩和闸槽,当年就是名播东南的古渡放船入江的船闸所在,就在它的脚下,曾日夜不停地奔涌着钱塘江的惊涛骇浪。

西兴老街.jpg

西兴老街

铅华尽洗,再续繁华。拆违章、修复老房子、整河道,近年来,借助城市升级改造,沉寂多年的西兴有了新模样。走过清康熙年间重建的屋子桥便来到了全长960米的西兴老街。2002年,老街列入杭州十大历史保护街区之一,也是目前杭州城区保存最完整的一条老街。踱步于老街的青石板上,古色古香的慢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这里仍保存着大量清末民初的建筑,清一色的粉墙黛瓦,老式的剃头铺、木凳铺、茶馆和有着千年历史的西兴灯笼,仿佛还能听到当年的声声吆喝。古资福桥、残存的牌坊、街亭、河埠头等诸多文物古迹,颇具韵味的月梁、窗坊和幽长蜿蜒的廊道,延续着萧绍两地千年来深厚的文化底蕴。西兴灯笼和西兴祝福已被列为浙江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了整理和保护。街上,制造作坊林立,打铁作、蔑刀作、油漆作、箍桶作、裁缝作、豆腐作、香烛作等行业生意兴隆。各种车担浮铺穿梭于弄巷之中,喧闹不绝,街市繁荣,民殷物丰。西兴过塘行码头专题陈列馆内,来自居民捐赠的老物件向人们展示着运河漕运文化和古镇的迷人魅力。

古镇里,来自画室的学生正在认真地写生。.jpg

古镇里,来自画室的学生正在认真地写生。

古与今的交织、传统与现代的融合、经济与文化的交融,西兴,这个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古镇,正在杭州高新区(滨江)“构筑天堂硅谷、建设科技新城”的征程中展示着独特的魅力。成群结队的画家学生们背着画架来到这里,用色彩堆积心中的江南水乡梦;游客们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掏出手机留下倩影;摄影爱好者们纷至沓来,用镜头记录着小镇的慢生活,那深巷中静静读报的老人,那在河边摆满花盆的运河人家,望着幽深的古街,他们还在心中构画着一幕幕更美妙的景象:一场古色古香的旗袍秀,婀娜的女子一字排开;打伞的少女在雨巷中渐渐走远,倩影袅袅……

发表在 报刊文摘, 西兴探幽, 西兴过塘行 | 风华绝代看运河|粉墙黛瓦唐诗韵 千年古镇续繁华已关闭评论

高楼林立间 西施、白居易竟然在这个小镇……

高楼林立间 西施、白居易竟然在这个小镇……

来源:浙江新闻频道 发布日期:2019-01-20 22:34 浏览:63次
商胡离别下扬州,忆上西陵故驿楼。这里是浙东运河的起点。两千年前,西施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里又曾经历过怎样的繁华兴衰?哪些唐代诗人,留下了壮丽诗篇?守望文化家园,传承历史文脉。本期《文化浙江大讲堂》为您讲述《西兴老街:浙东唐诗之路起点》

吴越争霸西陵渡 西施梳妆古庄亭

“烟波尽处一点白,应是西陵古驿台。知在台边望不见,暮潮空送渡船回。”诗中的西陵,是现在的西兴古镇。它坐落于杭州钱塘江南岸,南接白马湖。历史上曾是两浙门户,交通发达,地势险要,自古为“浙东首地,宁、绍、台之襟喉”。

西兴古代的名称叫固陵,处在越头吴尾,越国和吴国交界的地方。在两千五百年前,越国在这里设置驿站固陵驿。越国和吴国交战,越国为了抗击吴国,在西兴老街附近的白马湖、湘湖训练水陆两军。

后来,越国战败,选取了美女进吴宫,相传四大美人之一的西施曾经在西兴的一个亭子里梳妆打扮。这个亭子名叫庄亭,上面有一副对联。“黄金只合铸西施,若论破吴功第一”。

上船下船西陵渡,前纤后纤官道路

两千多年后的今天,走进古镇,西施的踪迹已再难寻觅。首先映入眼帘的,只有这条静静流淌的官河。这里是浙东运河的起点,西晋,会稽内史贺循组织开挖萧绍运河,从萧山县城通往绍兴西郭门,不久又向西北延伸到西兴,东端直通曹娥,成为著名的浙东运河。浙东运河从西兴至绍兴,经过宁波流入东海,全长200多公里。沿途景点很多,山水优美,很多唐朝诗人将这些山山水水用诗歌表现出来。京杭大运河开通后,唐朝的诗人大批南下。到了宋朝,杭州成为南宋首都之后,浙东运河又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连接河。从杭州到宁波入海口,然后再向东北亚,比如朝鲜、韩国、日本,再往东南亚,像泰国、越南,都是经过了这条运河。

 

由于浙东运河水位低,钱塘江水位高。因此浙东运河与钱塘江之间,无法直接通航。作为运河的起点,人们只能在钱塘江入口的西兴镇,停船靠岸。“上船下船西陵渡,前纤后纤官道路”,南北客商、东西货物在西兴中转,一番热闹非凡的景象。

“过塘行”是西兴商业全盛时期的标志。据《西兴镇志》记载,清末到民国时期,西兴有过塘行72盘半,商贩云集,坊肆栉比。挑夫、船夫、轿夫、牛车夫等从业人员多达千人,成为名震江南的货物集散中心。西兴的老房子,不少低下沿河都有一个小门,当年货船过来后,就停靠在小门口,在这里转运货物。当地的老一辈回忆,原来西兴有小香港之称,船来船往,商业气氛很浓。当地居民甚至早上出门,一根扁担、一根绳子在这里卸货,一天的生活就不用发愁了。

西兴灯笼甲天下 南宋宫廷御用灯

西兴,也保留了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西兴灯笼在南宋时已经名闻天下,是当时的宫廷用灯。

这位老人蔡雪安,七十多岁了,是西兴灯笼的代表性继承人。别看这小小一个纸灯笼,可不简单。从选竹、披竹,编织灯壳,糊纸、绘图,到上漆、涂油,需要近20道工序。在古代,西兴灯笼不单单是行人照明的工具,旅馆、饭店高悬灯笼,用来作为招来顾客的信号。夜行船船头上挂一盏灯笼,以引起别人注意,避免交通事故。时至今日,西兴灯笼的作用日渐衰微,但作为一门非物质文化遗产,一盏灯笼,仍承载着独特的文化意义。

商胡离别下扬州,忆上西陵故驿楼

作为交通要冲的西兴,历史上曾吸引无数文人墨客在这里驻足。他们或凭栏怀古,或泛舟畅游,或夜宿西兴。据不完全统计,西陵、固陵、樟亭,西陵驿、白马湖、城山等涉及西兴地域的地名的诗篇,有400首之多。不乏李白、杜甫、白居易、苏东坡等历代名家的壮丽诗篇。

李白的诗歌《送友人寻越中山水》是一首五言排律,中,“闻道稽山去,偏宜谢客才。千岩泉洒落,万壑树萦回。东海横秦望,西陵绕越台。湖清霜镜晓,涛白雪山来。八月枚乘笔,三吴张翰杯。此中多逸兴,早晚向天台。”在这首诗中就提到了西兴。在这首诗里面,西陵绕越台,越台是春秋时,越王勾践在这里招贤纳士,抗击吴国所筑。

诗圣杜甫也到过西陵。“商胡离别下扬州,忆上西陵故驿楼。为问淮南米贵贱,老夫乘兴欲东游。”当时,胡人来到中原地带经商,随后来到浙东地区。杜甫为他写了一首诗。“欲问淮南米贵贱,老夫乘兴欲东游。” 诗是言志的,诗中表达了杜甫关心民生,关心国家和人民的胸怀。

白居易也到过西兴。长庆二年,公元822年7月,白居易任杭州刺史,他来到西兴后,写下一首《宿樟亭驿》。“夜半樟亭驿,愁人起望乡。月明何所见,潮水白茫茫。”当时,如要回到中原,需要从西兴渡过钱塘江。但是过钱塘江,要等潮平之后,才能过江。诗中表达了诗人的思乡之情。

近年来,考虑到周边的交通出行,西兴有关部门把原来只有1公尺多点宽的官河路拓宽,并于2013年运河申遗时,拆除了原来占用河道的违章建筑,加以整修。如何将这些美丽诗篇中的意境重新呈现出来,全面提升老街的文化价值,需要更多人参与其中、出谋划策。但愿西兴这颗古镇明珠,在洗尽铅尘后,熠熠生辉,再现昔日繁华。

本文根据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诗人天步子等人讲话整理而成,感谢杭州滨江区西兴街道给予拍摄便利。

发表在 浙东唐诗之路 | 高楼林立间 西施、白居易竟然在这个小镇……已关闭评论

西兴古镇—–浙东唐诗之路起点

西兴古镇—–浙东唐诗之路起点

唐朝是我国历史上诗歌创作登峰造极的时代。清朝康熙年间收辑的《全唐诗》,作者2200余人,收诗48900多首。唐代文人往往自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以充实自己;他们对浙东山水风物情有独钟,留下无数美丽的诗篇。据2004年1月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江南热线之旅》中,新昌县风景旅游管理局局长徐国安的文章介绍:“沃洲湖、天姥山是唐诗之路中的精华地段,因400多位唐代诗人到此游历并留下不朽之作而得名。” “浙东唐诗之路”便是这许多位诗人走出来的。细考全唐289年间,来过浙东的诗人恐怕不止这么多。

笔者才疏学浅,说不明白确有多少位唐代诗人到过浙东。然而随便翻翻手头有关唐诗的集子,以及前人编纂的关于越州(包括今滨江区、萧山区、绍兴、诸暨、新昌、嵊州、上虞。宋代至清代称绍兴府。)的诗集如《会稽掇英总集》、《越州名胜诗(手抄本)》等,粗粗归纳一下,其中有姓名有诗篇的唐代诗人到过浙东的,就有近百人,而且他们的行踪,往往经由西陵(今西兴)转行浙东。这引起笔者极大的兴趣。下面以笔者所知,概略向读者作些介绍,虽不全面,但名气大一点的唐代诗人都将提到。

在分别介绍之前,先说一个引子,想说明为什么唐代诗人如此喜欢到浙东来。明代文学家袁宏道(1568—1610)有诗云:“六朝以上人,不闻西湖好。”同西湖一样,浙东山水风物之美,也有个被发现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也在六朝。发现者不是熟视无睹见怪不怪的本地人,而是黄河流域来的北国文人。

“六朝”,北中国民不聊生。皇族成员司马睿和一批王公、百官、人民逃到江南,建立东晋政权。从黄尘、烽火中逃生南来的官僚文人,进入了南方翠青水绿、鸟鸣泉流的境界,无不心醉神迷,乐而忘返。《昭明文选·游览》诗23首,除曹丕一首宫苑诗外,其余22首诗10位作者,有9位是河南、山东等黄河流域过来的人,而所写景物,从皖南到钟山、镇江、庐山、雁荡山,全是江南的。作者谢灵运(385—433)一个人的作品有9首,占了近一半,所以谢灵运有山水诗祖师的雅号。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中有两段话,非常动听。一段是:“王子敬云:‘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若秋冬之际,尤难为怀。’”另一段是:“顾长康从会稽还,人问山川之美,顾云,‘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王子敬就是王献之(344—386),大书法家,王羲之的第七子,原籍山东,官至中书令。顾长康就是顾恺之(345—409),大画家,原籍无锡,曾随桓温在北方做官,官至通直散骑常侍。我们山阴、会稽的山水经这么有名气的人又用这么动人的语言相品评推介,如何教人不向往呢?还有,东晋谢安隐居上虞东山,“东山再起”官做到尚书、太傅。他做人既曾融入山水美景,又能建功立业,是最令读书人羡慕的典范,而东山即因谢安而闻名。越州还是出美女西施的地方,还有天台山刘、阮遇仙女的神话。文士对美人的追求,从来不讳言,“书中自有颜如玉”嘛。刘、阮遇仙女的神话,是六朝人刘义庆(403—444)写在他的《幽明录》里传开来的。

所以说,浙东山水风物之美,是六朝时被人们——主要是北方人发现并加以确认的。深受六朝文化滋润养育的唐代诗人,热衷于遨游浙东,观一路风光留一路诗句,就可以理解了。而西兴镇,当年的西陵渡、西陵驿,是浙东唐诗之路的头一站,是唐代诗人梦绕魂萦的景点。后来人说起浙东唐诗之路,总会不约而同从西陵打开话题。

西兴在春秋时代被称为固陵,相传固陵城为范蠡所建,旧《萧山县志》称西兴城隍庙的供神是范蠡。六朝时改称西陵,直至后梁亁化二年(912年)吴越王钱镠认为“陵”字不吉利,改称西兴。唐代诗歌中提到西兴的地名,多数称西陵。

这里要重点说明的是,为什么说浙东唐诗路起点是西兴古镇?依据是唐代有名气的诗人有作品留存在《全唐诗》以及有关的诗集上,这些作品上如果提到浙东地名往往明白写出西兴(西陵)的地名及有关的风景或事物,更有点到“西陵驿”的。如杜甫诗“商胡离别下杨州,忆上西陵古驿搂”。白居易诗中“夜半樟亭驿,愁人起望乡”“烟波尽处一点白,应是西陵古驿台”等。

驿站是古代官办的“招待所”,接待过往的官员是其主要职能,同时还要为过往人员提供给养、马匹(西陵古驿内有“马园”)、车船等。在唐代的运河相当于现代的铁路,是主要的交通干线,所以历朝历代都会在浙东运河起点西兴没置驿站,直至清末。

“唐诗之路 西兴”的图片搜索结果

在我国历史上凡有名的诗人,几乎都是既有功名又有官职的,所以他似出行时有条件住上驿站,也能得到由驿站为其提供继续前行的交通工具和补给。我国古代的政治、文化中心都在北方,历代诗人来浙东,除游历外,还有的是做官上任,如宋之问被贬来任越州长史;严维是绍兴人,曾在诸暨,余姚做地方官;李绅,元稹都到越州做过刺史兼浙东观察史。白居易曾是杭州刺史,也来过西兴,并有《宿樟亭驿》《樟亭双樱树》等诗。

古西兴与北方运河隔钱溏江对接浙东运河,为浙东运河起点,又有浙东第一站的西陵驿,既是达官又是大诗人的,无论何种原因来浙东,经由西陵驿是顺理成章的事。

另有非官诗人,如和尚释灵一,广陵人,出家余杭宜丰寺,有写西陵现潮的诗,释皎然,湖州人,他的《述梦》诗“梦中归见西陵雪,渺渺茫茫行路绝”。还有唐末有一位与我们杭州越州关系较大诗僧,名叫贯休(832—912),从西陵过钱塘江到杭州,到西陵有《秋过钱唐江》诗作,诗《献钱尚父》拜见吴越王钱镠,钱镠要他改诗中的“十四州”为“四十州”,贯休不肯改,离杭往四川。他所作八百首诗,现在读的人不多了,但他画的十六罗汉像,现在杭州雷峰塔、净慈、虎跑、西湖博物馆都陈列着他画作的复制品,或刻在碑上。十六罗汉像如此受到重视,极为难得。

本文共举出多位唐代著名诗人,他们到过浙东,经过西陵,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的诗文,真个篇篇皆锦绣,字字是玑珠。2004年,笔者参与编纂出版了《西兴古诗百首》。同年10月21日在高新区举行该书首发式。贵宾毛昭晰教授在主席台上展开了《西兴古诗百首》激动地说:“你们看,李白、杜甫、白居易、苏东坡、陆放翁、秦少游,他们都是世界级的文人;他们为我们西兴留下了诗篇,他们的脚踏上过我们西兴这块土地。这是了不起的啊!”

         * 作者介绍:吴云、杭州萧山临浦人,60年代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曾任滨江长河高中语文教师。

发表在 浙东唐诗之路 | 西兴古镇—–浙东唐诗之路起点已关闭评论

网站公告

尊敬的读者:

本网站在前段时间曾经遭到不明来源的攻击,被植入了恶意代码,可能给你浏览本网站带来了不便。

现在这些代码已经被完全清除,大家已经可以放心浏览。

特此告知!并感谢各位的关注!

发表在 西兴过塘行 | 网站公告已关闭评论

千年古镇江南水乡——西兴简况

千年古镇江南水乡——西兴简况

——老底子的西兴之四

编者:西兴老王

                                                                       (本文系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镇名: 西兴(固陵、西陵、敦(屯)兵城、永兴、龙口)。

历史: 二千五百多年。(春秋末期越国大夫范蠡在此筑城拒吴)

街(路): 西兴街(上大街、新桥街、里街);屋后河埠通道;下街;塘头街、塘路(县道北海塘);萧闻路(西江塘);长石板路(铁岭关路);黄包车路(古沙路、千人路、好事大路、东洋车路);牛车路(与黄包车路平行);纤道(县道西兴-萧山);省道(公路)。

弄(街南): 陈家弄、小陈家弄、闸沿廊(河沿廊)、井弄(资福寺)、寺弄、當弄、衙弄(河弄)、井弄(六眼井)、张家弄、莫家弄、施家弄、塔弄、钟弄。

(街北): 庙弄(小城隍庙)、仓弄、火弄(衙弄直对)、范家弄、屋子桥弄、狮子桥弄、太平弄。

(下街): 杨家弄;仓弄;中弄(牛车弄、背袋弄)。

江、港: 钱塘江(浙江、之江)、固陵港(海湾)。

塘: 北海塘、西江塘、北大堰、南大堰(股堰)、大石盘头。(统称萧绍古海塘、官塘、江南长城)

渡: 西兴渡(西陵渡、固陵渡、浙东第一渡、官渡);牛车渡、牛埭。

河: 官河(前河、西兴运河、浙东运河、萧绍运河、蒙山江、漕渠);闸河(永兴闸段);龙图庙河(后河、御河)。

码头船埠: 航船埠(大埠头)、驿前码头(驿站码头)、小城隍庙埠(小船埠)、日船埠、和尚桥埠(小船埠)、杨兼三埠、曹大本东埠、曹大本西埠、、协亨祥埠、来锦标埠、徐炳记埠、龙图庙埠、鱼苗埠、香客埠、大华汽轮埠、越安汽轮埠、新桥会馆埠、黄鳝行埠、胜华馆埠、火弄埠(衙弄埠)、仓桥埠、陈家弄埠、来聚和埠、傅合兴埠、范家弄埠、更多店商住家都有私家河埠。

桥: 太平桥、狮子桥、屋子桥(屋侧桥)、仓桥、古资福桥(和尚桥)、新桥、板桥、岳庙桥、闸桥、三眼桥、永兴桥、龙图庙桥、卖鱼桥。

闸: 永兴闸(龙口闸、丰埭、堰埭);资福闸;清水闸(村口闸)。

池: 马院池、潮冲池(潭)(潮神庙池)、杨家池、假山池、茭白池、周家池、陈家祠池、俞家祠池、后塘池、寺弄池。

水井: 六眼井、义井(明代)、茶亭古井、大城隍庙井、清凉庵井、近仁當井、福音堂井、杨水顺家井、周夏泉家井。

墙门: 戴家墙门、周家墙门(花厅)、於家墙门、田家墙门(门口有旗杆石)、孙家墙门、八卦墙门、周家墙门(塔弄)、钱家墙门、朱家墙门、俞家墙门(衙弄)、俞家墙门(驿站)、杨家墙门(太平桥)、闻其祥墙门、王祥和墙门、俞任元墙门、张德茂墙门、沈渭全墙门、协亨祥墙门、汪家墙门、徐炳记墙门、曹大本墙门、陈光记墙门、沈八房墙门、盛家墙门(门口有旗杆石)、陈荫记墙门、杨家墙面(扇骨场)。

道地: 包家道地、扇骨场道地、通运道地、驿前码头道地、小城隍庙道地、明化寺道地、张德茂道地、龙图庙戏台道地。

过塘行、店铺:另有专篇《行肆图——老底子的西兴之二》

城楼: 铁岭关(西兴关、固陵关、镇海楼、玩江楼、望京楼、浩然楼、望海楼、望京门、城西楼、江楼、浙东第一台)。

官(民)署:西兴驿(西陵驿、固陵驿、庄亭、樟亭、妆亭、日边驿、递铺、急递铺);西兴关驻军营房(明)、西兴盐场;盐灶(明、清);盐课司;西兴盐仓;牧马场(清);牛埭课、镇(乡)公所;警署;西兴商会;同业公会;国民党西兴区党部;中国三民主义青年团西兴党部。

红色:革命党人落脚处(田家);孙中山乘船处;新四军宿营处(明化寺),墙上留有标语;抗日烈士遇难处(铁岭关外、施家弄)、西兴乡农民协会。

日伪: 日寇特工总部杭州萧山站(西兴协亨祥徐炳记内);日寇新兵训练场(明化寺东);西兴维持会; 日寇碉堡六处(协亨祥周边三处、板桥、寺弄、铁岭关各一处)。

人文:帝皇、伟人、名人、诗人等在《西兴留踪》另篇。

古 迹:  铁岭关、北海塘、西江塘、南大堰、北大堰、去思碑、取石亭、刘公祠、江公祠、王夫人庙(龙图庙)、钟楼、古钟、潮神庙(伍胥子、文种庙)、永兴闸、西兴驿、塔弄古塔(兴隆塔、兴胜塔、兴龙塔)、浙东运河过塘行及码头、六眼井、马院池、樟亭、资福寺、明化寺、慧济寺、茶亭、屋子桥、仓桥、资福桥、西兴街古牌坊四座、运河纤道边牌坊群、乾隆诗碑、“朱子(朱熹)视事处”纪念碑、重筑西兴塘碑(明万历)、古碑石亭(三亭联在一起,五十年代毁坏,一说四亭)、大城隍庙、小城隍庙(范蠡西施庙)。

寺庙: 资福寺(妙福院)、明化寺(化度院、棉花寺)、慧济寺(慧济禅院、西兴茶亭)、老岳庙(徽宗庙)、大城隍庙、小城隍庙、潮神庙(宁济寺)、关帝庙(驿前)、关帝庙(和尚桥)、观音庙、观音殿、龙图庙(王夫人庙)、永兴庙(白马庙)、落沙庙、财神庙(古樟树边)、塘上庙。

庵: 中隐庵、西觉庵、回心庵、清凉庵、戴家庵、孙家庵、蒋家庵、施水庵、镇水庵。

祠堂:陈家祠堂、杨家祠堂、戴家祠堂、俞家祠堂、周家祠堂(花厅)、徐家祠堂。

基督教: 福音堂、西兴教堂(属加拿大使徒信心会)。

道教: 西陵道院。

戏台: 关帝庙戏台、明化寺戏台(傅全香戏班处)、龙图庙戏台、小城隍庙戏台、潮神庙戏台、落沙庙戏台(仓弄)。

亭(上街):关帝庙观音庙过街亭、小城隍庙过街亭、驿前关帝庙过街亭。

(下街):新桥会馆亭、黄鳝埠亭、千年大樟树亭(扇骨场)、大城隍庙亭、屋子桥上亭、塘上庙亭。

(叉口):王夫人庙亭。

教育: 田家私塾、杨家私塾、公立西兴新民初等小学堂(清)、乡立西兴第一新民初等小学(民国)、私立德育小学(原名培德小学,基督教会办)。

公益: 西兴渡口、钟楼、塘头街会馆、新桥会馆(宁绍会馆)、西兴茶亭(慧济寺)、资福寺、明化寺、慧济禅院(三寺也称接待院,可接待行僧、文人等)、茶汤凉棚数座(相当于高速公路服务区)、救火水龙(消防队)两处、慈善坟地(假山坟地、、义塚、后塘坟地)、明代义井、茶亭古井、范蠡庙井、六眼井。

大姓(有祠堂): 杨、俞、戴、陈、周。

周边村庄(西兴街周边): 石门塘、蒋家塔、善庆庄(堕民村)、维里陈、韩家里、花园徐、曹家章、董家坛、高家潭。

历史最大范围:东至萧山西门(西山脚),南至跨湖桥、越王城山、塘子堰,包括半个湘湖整个白马湖,西至铁岭关外,北至钱塘江。

西兴特产: 西兴灯笼、西兴蚊香(灯笼、蚊香同一爿店)。西兴家家妇女(特别老年妇女)都劈篾丝编灯笼壳,是老街上一道特色风景。

西兴名菜:菠菜煎豆腐(金镶白玉嵌、红嘴绿鹦哥)。

西兴名臭:臭豆腐、霉千张(闻闻臭吃吃香)。

西兴的怪:

西兴不是城,只是一个小镇,却有两个城隍庙,又供着一对非婚私奔失踪生死不明的男女——范蠡和西施。以范蠡的地位西施的名气,在西兴做城隍和娘娘不知是他们亏了还是西兴赚了。

包青天强占民女王夫人庙。龙图庙本是西兴百姓为纪念治水而死的王夫人而建的“王夫人庙”,不知何时被包拯占有,变为“龙图庙”。地方官多次判决包拯归还,恢复王夫人庙,但不久又变成龙图庙,现既成事实,看来是王夫人这个民斗不过包拯这个京官了。

寺庙各向:明化寺、大城隍庙朝东,小城隍庙朝南,西觉庵朝西,徽宗庙、慧济寺朝北。

永兴桥,桥名“牛”:塔弄里一条水沟上有一座二、三块条石铺就的小平桥,桥名却与永兴闸齐名,桥边建有永兴庙(白马庙)。

西兴寺庙无菩萨:1950年前后西兴派出所所长郭兴福(南下干部)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捣毁西兴寺庙庵堂全部佛像,从此西兴寺庙无菩萨。

衙弄无衙,塔弄无塔,不知何故。

假山大土墩:这么个大土墩,怎么来的?是陵墓吗?

千年古樟树:古樟树树洞内可放张单人床,树旁有亭,亭内供佛。1956年台风时古樟倒塌。

西兴的忌:街面忌挂鸟笼。做灯笼劈竹篾时陌生人面前忌说青篾、黄篾。

西兴的多:算命多,乞丐多,粪坑(窖)多,蚊子多,灯笼蚊香店多、豆腐店多、棺材铺多,乱坟墩多。

西兴的早:西兴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二千五百多年;西兴运河的历史比北方京杭大运河开凿还早305年;西兴资福寺建寺比杭州净慈寺早3年,比雷峰塔早24年;西兴的明化寺建寺更早。算算跨湖桥文化的话就是八千年了。

西兴的起点:浙东运河起点、北海塘起点、西江塘起点、唐诗之路起点。

东南首地:东南首驿——西兴驿、东南第一关——铁岭关、东南第一渡——西兴渡。

省道(萧绍公路)原点——“零公里石碑”在西兴蒋家塔桥处。

西兴的最:

西兴运河过塘行码头建筑群2013年3月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

6月,三十八届世界遗产大会通过,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西兴老街东西向直头街(无岔路)从板桥到铁岭关,三华里路长(1500)米,全是青石板路。

西兴的现状:

老街与官河总体格局未变,仓桥、新桥两座古石拱桥已消失,下街石板小路改成大马路(官河路)。和尚桥懂一板桥已放弃,新建的固陵路、西兴路两条马路穿街而过,将老街切成三段。现老街从铁岭关至古资福桥约960米,比原来的1500米短了三分之一。

 

 

 

 

运河十景(杭州段)

拱 宸 邀 月 三 堡 会 澜

桥 西 人 家 凤 山 烟 雨

香 积 梵 音   龙 山 塔 影

富 义 留 馀 西 陵 怀 古

广 济 通 衢 武 林 问 渡

编者言:留住乡愁,抢时间,留记忆,唤起更多人的关注。

老街承载了我们儿时美好的记忆,但也在我们面前逐渐消失。

我们放不下,一是因为情怀,二是因为责任。

纰漏错误之处,敬请指正。

谢谢!

西兴老王

2019.5

编者通报:

老底子的西兴系列之一《古镇图》

老底子的西兴系列之二《行肆图》

老底子的西兴系列之三《康熙南巡图中的西兴》

老底子的西兴系列之四《千年古镇江南水乡——西兴简况》

老底子的西兴系列之五《古镇寻迹(遗存、过塘行、其他)》—计划中

老底子的西兴系列之六《老契证(老契约、老证件、老照片)》—计划中

老底子的西兴系列之七《老物件》—计划中

老底子的西兴系列之八《西兴留踪》—计划中

发表在 西兴简况 | 千年古镇江南水乡——西兴简况已关闭评论

《南巡图》第九卷在线全景查看

点击下面小图标查看全景图

虚拟现实全景图,可上下左右浏览全图、放大缩小。

(在Firefox 火狐浏览器或者手机上,缩放功能可能会有限制)

《康熙南巡图》第九卷,绢本设色,高67.8厘米,长2227.5厘米(22.27米),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发表在 《康熙南巡图》第九卷, 视频材料 | 《南巡图》第九卷在线全景查看已关闭评论

西兴老街:浙东唐诗之路起点 (视频)

《文化浙江大讲堂》2019年第3期:

西兴老街:浙东唐诗之路起点

点击下面的图片播放视频:

 

发表在 浙东唐诗之路, 视频材料 | 西兴老街:浙东唐诗之路起点 (视频)已关闭评论